清逸文学 > 荡世九歌 > 第六百一十章 日游江梁

第六百一十章 日游江梁

        “又是热闹的时候啦……”他的声音遗落身后的足迹之中,悠悠淡淡,“忙起来便难有时间作画,但今年看来……似乎忙些也值得。扇凉山雪,你也在期待么?”

        …………

        下界天江梁城。一道人影匆匆而行,逢人便问,似乎有点仓促。不过绕城半圈,始终不曾得到消息,他似乎有点失落。

        少顷,他转入一家茶馆。

        屋内的茶香不同寻常,但是来者似乎并没在乎。他随意叫了一壶茶和点心,托着腮独自思考。

        “这……师兄看来是故意躲我了。不过,他现在会躲在哪里呢?”

        并非意外,此人就是商宫玉麟??乐悬行。经过一路打听,他确实来到了“理论上”宿九琴驻留的江梁城。但是在城中打听了一趟,虽然有人知道宿九琴的名号,但却对于他的动向难以述明。

        而且,自从来到下界天以来,他发现各处所在总是充斥着异乡面孔。这让他打听事情都麻烦了很多,这些外地货都是一问三不知,而且居然还会给推销产品,真是不胜其烦。

        茶叶端上来了,是金丝镶边的鲜红色碟子,中间托着热气腾腾的异香茶水。有种鲜花的芬芳,和本地的茶叶大相径庭。

        茶水倒映着乐悬行的愁眉苦脸。他抬起头环视了一圈,看到邻桌一个本地模样的人,便凑近些问:“老兄,你是这里的居民吗?我问你个事,你听说过一个叫宿九琴的大侠吗?”

        那人转过脸,乐悬行才能察觉他风尘仆仆的神色。他摇摇头,但是显得很热情:“你不晓得,我是一个旅人。什么什么大侠我没听过,但我知道很多别的事儿!”

        看样子这人似乎是有意分享,可是乐悬行没心思听。既然他都没听过宿九琴,恐怕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消息可捞了。

        “……我叫樊天举,从上个月开始,我从南方四处游历到这里来!”这人已经兴致勃勃地自说自话起来,唾沫星子都要飞溅,乐悬行抬手挡下。他继续说:“现在整个大陆最有意思的,就数这群外地人了,你说巧不巧,我对他们很有了解!”

        “是吗,你说巧不巧,我对他们没啥兴趣。”乐悬行干笑着打了个哈哈,旋回自己的座位。

        谁成想,那个樊天举越说越来劲,见乐悬行回去,竟然也跟了过来,在他的桌子对面坐下,侃侃而谈:“哎,要不是你慧眼如炬找我说话,一般人我还不跟他说这些呢!我告诉你啊,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查,我有重大发现!”

        乐悬行目光在周围的人之间转了一圈,随即落在樊天举身上:“你在他们开的茶馆里讨论这些,他们看起来可是不太高兴。”

        樊天举闻言,吃了一惊。可是他也瞄了一圈周围的人,发现是乐悬行吓唬他之后,显得赌气而不高兴:“我一片好心,你却这样吓唬人,真是狗咬吕洞宾……”

        乐悬行越听越乐,本来不感兴趣,现在反倒有了点兴趣,但主要是对这个樊天举的:“好好好,我悔悟了,我真诚向你道歉。你说说吧,但要长话短说,我喝完茶要赶路呢。”

        得到了聆听者的认可,樊天举刚才憋屈的脸色,霎时喜笑颜开。他叩叩桌板说:“切,我也要赶路呢。长话短说就是一句,想发财,就得跟他们混!”

        乐悬行一听结论,兴致也就没了一半。果然对他毫无帮助,他要的又不是钱。好歹自诩艺术家,谈钱便庸俗。

        他端起茶喝了一口,芬芳的气味入口之后却变得很奇怪。他咂咂嘴,摇头道:“确实很有建设性的结论。嗯,我要走了。”

        “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赚钱手段有多么高明……喂,你真的不想听吗?”樊天举看着乐悬行站起来,不禁大为失望,“就拿现在的江梁城来说,要不是听说有高人在里面斡旋,建了商会,这里哪里还见得着本地人的产业?”

        骤然停步。乐悬行的身躯一顿,眼神有了变化。

        “高人……?商会……?”

        他转过身,一只手拍在了樊天举的肩膀上,目光仿佛两条长长的钉子:“商会在哪?我要去看看!”

        …………

        少顷。在樊天举的带领下,两人出了城去,从主干道旁边新挖的一条道路深入,没过多久,就见到了江梁城商会。

        相比城内的景象,这里萧条很多。破布制作的旗帜挂在枝条上,前面是临时搭建的土屋木屋,还有不少就地铺设的帐篷,看起来单薄而脆弱。

        唯一能看出活力的,只有这里来往的人们。不时有人穿梭其间,虽然衣衫破旧,脸色发黄,但是却仿佛积攒着一身的力气,感觉不到衰惫的氛围。

        “你看,我跟你说,这些原来都是江梁城的老板、掌柜。”樊天举悄悄附到乐悬行的耳边,嘟囔道。

        乐悬行见了这般景象,也有点诧异。旁边的破布上用朱笔写着“江梁城商会”几个字,已经褪色,在寒风里就像残破的秋叶一样飘来飘去。

        没想到如此破败的景象,乐悬行迟疑着思考。他那高风亮节品性雅致的师兄会在这种地方吗?恐怕绝无可能。

        “你要进去看吗?我可事先说好,我在外面等你就行,我怕染上虱子。”樊天举两手揣袖,不情不愿地说。

        “你刚才说的高人是谁?”乐悬行不禁问。

        但是樊天举也只是摇了摇头:“这我哪里晓得,名字早记不清了。应该就是他们的老大了吧,反正就在这里,你进去问问他们不就好了?”

        乐悬行又回头,看着前面的破旧棚屋聚落。众人脸庞瘦削,十分萧索。

        “……喂,那个,你好。”终于还是不甘心,他看到一个走来的百姓,拍住他的肩膀问:“我想打听一下,你们的老大是谁?”

        那人抬起头,先把目光投向乐悬行的脸。确认是本土模样之后才说:“我们老大?他现在不在这里。你有事找他的话,应该要一两个时辰。”

  https://www.71wxc.com/26_26967/210148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wxc.com。清逸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71wx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