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疤脸的幸福生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微小的转变

第一百五十一章 微小的转变

        三月底从日本回来后,疤脸也就恢复到了正常的生活状态。山蒲的工作有条不紊,担当的能力在提升,需要自己操心的事逐渐减少。

        幺零零会计师事务所的业务增长很快,现在已经超过了野村,在滨城的同行业中,也是本土会计师事务所中的新贵。

        疤脸利用幺零零大小一千多家客户,为三友、滨德盛、还有与王震合作的线束厂,拉了不少业务。

        有的已经批量供货,有的还在洽谈之中,总之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他参股的几个工厂都会有大的飞跃。

        现在让孟姐代管的贸易公司,有好几类部品都进入了最后验证阶段,估计在六月份就能有收入,这个也是一个不小的收获,而且以后也可以继续开发其他客户。

        这一年挣的钱是不少,大约有八百多万,但是基本都用到了扩大再投资上了,现在的银行存款也就两百多万。

        疤脸考虑了一下,又花六十多万在市区买了一套房,剩下的先存着,现在参股好几个工厂,万一哪个地方急需资金也能应应急。

        现在除了感情方面,自己感觉真是毫无遗憾。有钱、有闲、身体还好,每天都是活力满满,对待任何工作都是充满了激情。

        从日本那些天的一夜情过后,疤脸思想逐渐的有了一些转变。他又开始真正憧憬一份美好的爱情了,虽然不强烈,但总算有了一些变化。

        这可能就是,荒唐的次数多了,就想回归正常。正常日子过的烦了,也就想荒唐几天。也是因为谢梦被调回了厦门,自己失去了一个特别好的固定伴侣。

        谢梦临走的前一天,和疤脸嘿咻了一次,她就劝疤脸赶快找一个吧。

        他不是独身主义者,现在年龄也确实不小了。去参加别人的婚礼,都开始有新人叫他叔了。

        疤脸环视了周围认识的女性,除了路小草和自己有很多地方都比较接近外,还真没发现一个合适自己的。当然了,如果只是想崩锅,那还是有好多的。

        但是路小草实在是过于纯洁,他不想亵渎这样一个白璧无瑕的女孩,自己根本就配不上人家。而且年龄差距也大,今年他都三十一了,人家才二十二。

        自己经历过的刻骨铭心的感情就有四段,谢娜、杨幂、刁姐、拴兄,如果再算上不理智状态下求过婚的谢婷婷和大表姐,这些人在他心中都有着一定的地位。

        如果是说和自己上过床,滚过床单的,那更是无法说清楚了。自己这种滥情的人,又怎么能去期望得到那种纯洁的感情呢。

        但是现在自己确实每次见到路小草就很高兴,路小草也特别喜欢和他在一起。

        虽然工作、生活都在刻意的拉开距离,主要是两人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

        但是,两个人的心,却是在逐渐拉近。因为应酬少了,锻炼的机会也就多了,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增加了。

        疤脸刚回来那天,看得出路小草非常高兴,好像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从日本回来的第二天,路小草提出,想去疤脸那里做顿饭,自己的室友年前结婚了,一个人吃饭很没意思。

        想让疤脸尝尝她的手艺,也算是感谢一下领导,今年将她的级别从l2提到了l3。

        疤脸当然很乐意了,他这两年还没吃过家常便饭呢,每天除了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就是各种快餐。

        谢梦、刁姐、姚晨晨、刘姐,这几个现在都是只和他解决的生理问题,从来也没给做过一顿饭。现在有人主动提出做饭,让疤脸有些喜出望外。

        下班后,路小草坐着疤脸的车一起回来,停好车后,一起去超市买各种食材。

        疤脸搬到开发区都快一年了,这个家还没开过火,做过一次饭,他都不知道自己家的煤气灶能不能用。

        冰箱里面也是空空如也,夏天天热的时候会开一段时间,放些啤酒饮料之类的,其他时间都连电源都不插。

        路小草做饭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口味也和疤脸比较相似,喜欢微辣的。

        事实上,路小草喜欢辣味,再辣一些才更符合她的口味,但是问了疤脸,知道对方是微辣,那就做成微辣。

        这是自从拴兄离开疤脸后,疤脸吃过的最可口的一顿饭。两人都很开心,路小草心里想,终于将关系又推进了一步。

        疤脸的心里想,以后看来可以两个人一起开火,他负责出钱,路小草出力,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吃完饭聊了一会儿天儿,路小草就回去换衣服,两人约定九点一起去锻炼。在这两人心中,今天都是快乐的一天。

        跑完步后,疤脸将路小草送回家,其实不用送的,主要是出于表现一下男人的风度,顺便也溜达一下而已。

        刚回到自己的单元门前,看着刘姐穿着瑜伽服在车前站着,微笑地看着他。

        疤脸最受不得这种身材的人穿瑜伽服了,简直比不穿衣服更诱人,对此他是毫无抵抗力。

        也不用说太多多余的话,从彼此的眼神中就看出了满满的欲望。刚被路小草洗干净的思想,马上又污浊了起来。

        “那是你的新女友?”一进屋,刘姐就挂在疤脸的脖子上,一边点触式地亲吻,一边问道。

        “不是,我们同事。你也看见了,我们没那么亲密。”疤脸也回应着。

        “看着岁数挺小的,你这种臭流氓不都喜欢老牛吃嫩草吗。有没有把人家给办了。”刘姐开始解除武装。

        “想哪儿去了,告诉你是同事就是同事,要是有你这风韵,早就办了。我们就是一起跑跑步。”疤脸也配合着,并且抱着刘姐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澡。

        “拉倒吧你啊。我刚要去练瑜伽,就看你两人有说有笑的从超市出来,一看就像两口子。等我练完瑜伽,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就看到你和她从体育场出来了。”

        “这可够巧的,都让你碰上了。”

        “这小丫头除了长得一般之外,看着还是不错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经得住你折腾,你个毛驴,花姑娘地,死啦死啦地干活。”

        “你一直在跟踪我?”

        “去死。就是今天逮着机会了,怕你和别人在一起,就跟着看了看,我车一直就在你不远处,你竟然没发觉?”

        “嗯。今天不六九了?”

        “快点儿吧。快半年了,锅里水太多,怕泚你一脸。嘻嘻。”

        “我检查一下,水位有多高。”

        “嗯嗯……,你地,良心大大地坏了,嗯嗯……”

        “是够多的,都快冒泡了。”

        ……

        “在日本有没有崩日本锅?”

        “崩了好几十口呢。”

        “真的?是干大保健的,就不怕得病?咋不早说,以后和你看来得防护,这回也不安全。你是不是真的和那种日本女人崩过。”

        “看把你紧张的,不找那种人,是本人一贯的原则,在国内国外都一样。”

        “哎呀,可吓死老娘了,你这毛驴,狡猾狡猾地干活。但你这库存明显像是最近被清理过的,自娱自乐了?”

        “给你说和日本娘们儿崩过,还不信?”

        “日本娘们儿和中国娘们儿,哪个好。”

        “你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佛祖见了也发呆的仙女,谁也比不上。”

        “你的狡猾狡猾地,很会骗人嘛。你不用骗我,我也找你崩,现在还没腻呢。你要是结婚了,也得给姐姐留点儿汤水喝。”

        “那不行,我老婆都不够喝的,给你不是白瞎了。”

        “就你这量,喝饱两个人没问题。再说了,姐不也就偶尔喝一口嘛。”

        “行了,不说这个了。今天要住这吗?”

        “不住了,一会儿就走。怎么,崩完了就赶人走啊,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

        “今天没六九,不过瘾。”

        “还不过瘾,锅差点儿被你崩漏了。要不你去洗洗,姐给你六九一下,满足你流氓的阴暗心理,不就是想又舒服又能看到姐的老妹儿嘛,成全你,谁让姐这么喜欢你呢。”

        ……

        疤脸和日本熟女三库斯时,总拿她们和刘姐比较,没有一个能让他这么留恋的。

        所以这段时间还是很想刘姐的,今天非常罕见的和刘姐来了个二度春风。

        最后刘姐完全放弃抵抗,任由疤脸自己折腾,疤脸感觉,没有了配合,这事就很没意思。

        刘姐虽然筋疲力尽,但身体还是极度舒适的,她要的就是这种疯狂。

        嘴上也是不饶人的和疤脸开玩笑,你地,良心大大地坏了,你地,糟蹋花姑娘地干活……。

        ……

        从路小草第一次在疤脸那里做饭开始,以后的日子只要疤脸在家吃饭,都会邀请路小草一起。

        从内心里疤脸是喜欢路小草的,但是他是真的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

        路小草心里也是乐开了花,她觉得自己总算是看到了曙光,她知道疤脸现在没有女友。

        那自己就有机会,现在也不感觉自己配不上疤脸了,除了相貌不是很出众,但也不差啊。

        哼着歌,照着镜子,看看自己的脸,从来都没用过任何化妆品,但是也是娇艳欲滴。

        虽然现在自己的条件也可以了,但是她还是不买任何化妆品。

        洗脸也只用清水,洗澡也没用过香皂和沐浴液,她总觉得自己的天然美,胜过那些涂脂抹粉。

        她目前比较担心的是,如果疤脸接受了自己,但是不接受自己的父母怎么办。

        父母才五十多岁,看上去和城市里七十岁的人差不多,甚至更老面。

        好在身体还不错,但是不会说普通话,也听不大懂普通话。

        以后自己有能力了,一定是要将父母接到身边住的,如果接受不了自己的父母,那自己也不能迁就,只能是放弃了。

        想到这点,多少又有些沮丧。哎,先不想那么多了,现在才二十二岁,总能碰到合适的,最好是疤脸这样的。

        实在没碰到这种人,大不了一辈子不结婚,也不能不管父母。爱情需要追求,也非常的渴望,但是如果牺牲了亲情,不讲究孝道,那没有也就没有了。

        对于路小草的内心,疤脸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这小妮子喜欢自己,但是自己现在还不能接受。

        如果彻底断开,心里还有些割舍不了,毕竟最近突然又有些期盼纯洁的感情了。

        六月份的降价活动,没有了疤脸的提前策划,进行的不是很顺利,购买课的几个担当都很忙,但是效果却很一般。

        主要其实还是水野和寺田,对秦剑的约束太多,他们还是不很放心放开让秦剑做。

        尤其是寺田,他来中国是来镀金的,职位是部长助理,但工作一直都是在疤脸的领导之下。

        比一般担当好的一点就是,他可以和水野以及日本总部的领导直接对话。

        现在水野将采购课的职能重新强化,而且让他兼任采购课的课长,意图也非常明显。

        就是让他用好并培养秦剑,限制开发购买的权利。因为权利大了,就容易滋生腐败,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与人性无关,任何人都是。

        所以今年的这项工作,主要就是他和秦剑在负责。虽然秦剑在疤脸手下干了一年,学到了很多东西。

        但那都是点和线的,没有面上的工作,他没负责过全体。对于全部供货商进度的把握,方案的选择,谈判切入点这些都需要领导来拍板。

        寺田也不具备这方面的能力,水野是甩手掌柜当习惯了,在他看来,只要按照疤脸以前的方法,结合一下目前的实际情况就行。

        谁知道,寺田这人想表现一下自己,总想搞得更完美,而自己又不具备那样的能力。

        所以很多工作他认为是秦剑应该提前考虑的,结果在秦剑看来这是寺田的工作。

        总之两人的配合很不好,为此水野很头疼,只能是自己多参与一些了。

        从能力上来说,寺田的能力其实还不如秦剑。但人家是日本人,在这种企业里就具有天然的优势。

        秦剑有什么事还是喜欢和疤脸协商,疤脸也毫无保留地教他,但很多东西都是靠悟性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嘛。

        购买课权力的增加,也给了几个担当更多的灰色区域,在这方面的防控上,寺田和秦剑加在一起也比不过疤脸。

        疤脸是那种既让你有汤喝,又不能让你不择手段地损害公司利益。

        而寺田只是非常死板的按照公司规定,所有的工作只要按照程序文件执行了,他基本上就认为可以了。

        秦剑倒是知道,有些工作这个担当有暗箱操作的地方,但是不能明说啊。

        自己不也做过类似的事吗,他也没权利退回,只能是提出自己的意见。最后寺田同意了,才会交到水野那里。如果寺田不同意,那就是白费周折,还费力不讨好。

  https://www.71wxc.com/51_51696/210148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wxc.com。清逸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71wx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