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玄幻小说 - 王爷影响了我的拔剑速度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四章杀一个就好了

第五百零四章杀一个就好了

        倘若是正常人说是来寻吃的,那他真的是来找能够吃的粮食。

        可眼前的并非是人,而是鬼物。

        鬼物要吃的……可不是人吃的东西。

        他们吃的就是人。

        千鬼他们三人顿时就知道了黄业栗是想要干什么了。

        千鬼还是好言好语的同黄业栗道:「恐怕这就有些不方便了。」

        「实不相瞒,我们能在这里也是跟人有合作的。」

        「您这要是吃了他们,我们也不好交代啊……」

        「而且,这里离禁地很近,您这要是开了一个先例,我们更加不好管理了。」

        「之后若是大家都效仿您这样,那我们这一个营的人也不够你们吃啊………」

        「您看,能不能行个方便?」

        黄业栗冷笑一声,他瞥了一眼,眼前的三个鬼物。.z.

        「若我不愿,你们又能如何?」黄业栗的声音很轻,但他的语气却透着一股狠劲儿,那双泛着危险的双眸有意无意的扫视着眼前的几人。

        千鬼瞧黄业栗态度,他的目的已经显然可见了,看来这个鬼皇今日是必须要吃点人才肯罢休了!

        灵鬼看向千鬼,他用传音道,「老大,我们该怎么办?这个鬼皇似乎不愿意同我们合作。」

        千鬼没有回答灵鬼的话,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黄业栗。

        千鬼的心中早已做好了决定,虽然之前他们也确实用这个招数猎杀过鬼皇级别的鬼物。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站着的这个人,似乎同之前那个鬼皇身上散发出的感觉不太一样。

        有种很不好对付的感觉。

        千鬼用力握紧手中的长剑,眼神打量的扫视着黄业栗。

        本来已经下定好的决定现在这一刻又变得有些松动了起来。

        他有些犹豫了………本能的那种害怕在内心中疯狂扩散。

        黄业栗的身影在火光下显得格外挺拔,仿佛一尊不屈的石像。

        黄业栗面对着千鬼逼视的目光,他毫无惧色,只有那一双锐利的眸子,仿佛能看穿一切。

        现场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他们目光与黄业栗对峙着。

        但是没有千鬼的指令也没有人敢上。

        不过现在就算是千鬼说开打,恐怕一时间也无人敢上前来。

        在绝对力量的面前,一切力量都不足为惧。

        千鬼深知,眼前的这个鬼皇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时间还不能够跟他撕破脸。

        舞鬼:「老大,这下怎么办?看他的样子,我们也只能开战了!」

        千鬼:「舞鬼!别急,这个鬼皇我们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他跟我的感觉同之前那个不一样。」

        舞鬼:「老大,可我并不觉得他不好对付,这个人看上去就细的像条狗,他有什么可怕的?」

        千鬼:「总之舞鬼你先不要动,听我发号施令。」

        舞鬼见千鬼都这么说了,他也只好答应,「好……」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情愿,他觉得眼前的这个鬼皇并没有什么好怕的。

        之前他们也不是没有杀过,在他们的那个阵法里面,他们就是无敌的!

        这边在山上观察着的尚胧月等人,他们全都被黄业栗的表现给惊讶住了。

        尚胧月:「不是吧?这真的是黄业栗?他平日里不是一个笨蛋样子吗?」

        「怎么现在看着他,感觉他智商和脸都好了许多了?」

        雨夜廷:「赞同,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有谁上他身上了。」

        落文宇:「黄业栗刚刚的表现

        还真的让我有些刮目相看啊。」

        李初之笑道,「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不懂了。」

        尚胧月:「快来解释解释。」

        李初之:「黄业栗只要一演戏起来,他就跟平日里的他完全判若两人。」

        「这个时候的他,可以说,就连同他的实力都提升了不少,这也是黄业栗身上反差最大的一点。」

        「其实他综合实力是很强的,但是放在平日里根本就发挥不出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反正只有这种时候的黄业栗,力量才是最强的。」

        尚胧月:「那这一点还真是有些特别。」

        李初之:「是。」

        现在的黄业栗身上散发出的压迫感极强,根本就不像是平日里吊儿郎当的他。

        黄业栗见他们三个鬼物没有回答他的话,他突然冷笑了一声。

        一瞬间,让那三个鬼物都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黄业栗转而收起了脸上的笑,「我在跟你们说话,你们不回答我的话就是代表同意了是吗?」..

        「我能这样理解吗?」

        他的语气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往日里那痴痴傻傻的样子消失的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令人感到恐惧的气息。

        他的眼神深邃如海,令人望而生畏。

        周围的士兵全都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生怕就引起了黄业栗的注意,谁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是人……还是别的什么。

        毕竟他们现在可是在禁地的附近,若是没有那三个鬼将的保护,他们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黄业栗缓缓地扫视了一圈,每一个被他目光触及的士兵都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头猛虎盯上,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要凝固了。

        黄业栗的视线在落到一个士兵身上的时候,他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那士兵顿时就打了一个寒颤,他感觉黄业栗这意思就是要吃了他的意思。

        他吓得都不敢动弹了。

        黄业栗身上散发出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就像是一座山,沉甸甸地压在每个人的心头,令众人全都不敢轻易乱动。

        黄业栗:「怎么?你们是哑巴了还是怎么了?」

        舞鬼见不得黄业栗那么嚣张,他本要冲上前去对黄业栗出手的。

        千鬼眼疾手快他即使拦住了舞鬼。

        舞鬼:「大哥……你为什么要拦住我?你没有看见他有多么的嚣张吗?这我们都要忍?」

        「要知道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

        千鬼:「我知道你现在心里看他不爽,我又何尝不是呢?」

        「但是现在跟他出手还不是一个适合的时机,现在我们跟他撕破了脸,可以说,我们吃不了好果子。」

        舞鬼:「那要什么时候才是个时机?难不成一直让他们这样不成?」

        千鬼:「别急,让我来。」

        千鬼看向黄业栗:「若我们交出一个人给你吃,你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黄业栗笑了笑,「不然呢?」

        千鬼:「好,那我这边去跟里面的人商量,但我希望此事,你不要张扬。」

        「如何?」

        黄业栗:「可以。」

        千鬼看了一眼舞鬼,「舞鬼你跟我来,灵鬼你就在这里跟鬼皇一切。」

        灵鬼:「是。」

        千鬼带着舞鬼是因为他最容易冲动了,要是把舞鬼和黄业栗放在一起,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灵鬼要比千鬼

        更加的稳重,放灵鬼在这里是最好的。

        千鬼走到了最里面的军营里,「李首领。」

        李庆月看见千鬼和舞鬼进来了他放下了手中的军书,「你们怎么来了?莫非是前面出现了什么情况?」

        千鬼:「前面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

        李庆月:「何时事?」

        于是千鬼将外面事情来龙去脉全都跟李庆月讲了一遍。

        李庆月听完后道:「我记得之前你们三个不是处理过一个鬼皇吗?」

        「怎么这次的这个就不行了?」

        千鬼:「这次来的这个,有点东西,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最好不要跟他撕破脸,不然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

        李庆月:「这样啊……」他思考了一下,「这样简单,就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偷偷的找个人来杀了给他,反正他才只要一个,少了一个人,明天我在补一个就是了。」

        千鬼:「好。」

        李庆月:「对了,记得在他吃的东西里面弄点那东西………」

        「总不能让他白白的来吃我们的东西吧?」

        话说到这里,李庆月的嘴脸都变得邪恶扭曲了起来。

        千鬼的眼神变得冷酷,残忍,他嘴角上扬起一抹邪恶的微笑。

        千鬼缓缓道,「可是我觉得光是这样,是不是还不太够啊?」

        李庆月:「你的意思是?」

        舞鬼:「我知道了,老大你是要加上那东西是吧?」

        千鬼轻挑了下眉头,「没错,就是那个东西。」

        李庆月:「何物?」

        千鬼开始用低沉而带有危险的语气说话,「那东西能够毒死鬼皇,但是必须是要在鬼皇生命力最虚弱的时候。」

        「只要这个鬼皇中了我们的毒,这样一来,他的生命力会进入一种假装虚弱的状态。」

        「这个时候,我们的那个药就起到了效果。」

        李庆月:「可以,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们来做了。」

        千鬼:「放心李首领。,我们定然会好好完成。」

        舞鬼:「哼,等下看他还如何嚣张!」

        白袄和白元走到了尚胧月的身旁。

        尚胧月看见他们走过来后她笑着道:「嗯?你们怎么过来了?」

        「不是要在旁边玩泥巴吗?」

        白袄:「下面的情况刚刚我跟白元去看过了,为什么这人要选择背叛?」

        「若是没有他们现在君王,他们也不会有如今的好日子。」

        「明明大家都已经过的很好了,为什么他们还不满足?」

        白元:「就是。」

        尚胧月语重心长的道,「其实,这个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不是每个人都是善良的,但也不是没有善良的人存在。」

        「只要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

        「在黑暗的角落里,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些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使用各种手段,甚至是出卖自己的灵魂,也在所不惜。」

        「他们所追求的不外乎就是,权利和金钱,在这些力量的驱使下,他们会不断的变坏,变恶。」

        「就像这些叛军一样。」

        「他们就是不满足现状,还想要自己过的更好。」

        白袄:「我知道,这就叫做,人心不足蛇吞!」

        尚胧月:「对。」她伸手摸了摸白袄的脑袋,「我们家白袄真聪明,说的真不错。」

        白袄笑了笑,不过很快她的眼神就沉了下去,「我反正就是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

        尚胧月:「你们还小,这种事情你们知道了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

        「但是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来想,有这样的人存在,就有像我和落文宇这样的人存在。」

        「他们要当坏人,那我们这些好人,就要去收拾他们。」

        「只要消灭了他们,我们就能平息一场战乱,不是吗?」

        白元和白袄连连点头,「对对对!尚胧月姐姐说的对!」

        尚胧月:「好啦好啦,快去一旁继续玩吧,等下有新的进展了,我会叫你们过来的。」

        白袄:「好。」

        白元:「嗯嗯。」

        这边,黄业栗见那两个鬼物还不来,他冷冷的看了灵鬼一眼,「你那两个同伙不会是被我吓跑了吧?」

        「若是再不出来,我不吃这里的人,我吃你也不是不行……」

        「你看上去可要比这些人还要美味……」黄业栗的话语中透露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灵鬼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对方,他全身的神经都紧绷在了一起。

        对面这个鬼皇说的话,给他的感觉可不像是在吓唬他,而是像他真的能这么做一样。

        灵鬼觉得周围的空气都令他感到窒息和压抑。

        很快,千鬼和舞鬼走了过来。

        黄业栗笑着看向千鬼:「如何?你们谈的怎么样了?」

        千鬼:「东西都准备好了,你随我们过来就好了。」

        黄业栗看了看周围:「我看大家都在外面吃东西,我不能跟他们一起吃嘛?」

        舞鬼:「你吃的东西跟他们一样?」

        「你要是在这里吃东西……」

        舞鬼的话还没有说完千鬼就直接打断了他,「舞鬼,够了。」

        舞鬼:「可是我……」

        灵鬼拉住了舞鬼,「好了好了,你就少说几句吧。」

        「老大知道会怎么处理的。」

        舞鬼:「嗯……」

        千鬼看向黄业栗,「抱歉,我这个弟弟有些不懂事,不是存心要冒犯您的。」

        「我代替他向你道歉。」

        黄业栗:「哼………」

        千鬼:「不过你在外面确实不行,不知可否屈尊前去帐篷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