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玄幻小说 - 王爷影响了我的拔剑速度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五章他还懂画?

第五百零五章他还懂画?

        黄业栗冷冷道:「我在外面怎么就不行了?」

        千鬼依旧耐心的跟黄业栗解释着,只是他的耐心也快要消耗殆尽了。

        千鬼:「你吃的是他们的同类,若是被他们看见了,我们这边也不好去跟他们交代啊。」

        「要是他们以为自己在这里就是被当作是我们的粮食,不肯继续为我们卖命了可怎办?」

        「你说是不是?」

        「所以还请劳烦您跟我们去一趟屋子里面。」

        千鬼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沙哑,眼神中透着一丝危险。

        黄业栗轻扫了他一下,「你们该不会是在屋子里给我下了什么圈套,现在就等着我自己陷进去吧?」

        千鬼:「怎么会,我怎么敢给您下圈套呢?」

        「就算是借我们十个胆,我们也不敢啊。」

        「而且我们几个的力量也不是你的对手。」

        黄业栗瞪了千鬼一眼,「最好是这样,要是让我发现,你们还有私心,我会让你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千鬼:「是是是。」

        「那您这边请。」

        黄业栗:「嗯。」

        舞鬼看着黄业栗那嚣张的态度,他的心里就很不爽。

        鬼皇了不起吗?我们也不是没有杀过鬼皇!

        要不是我大哥不让我懂你,你还能在这里摆架子?

        哼………一会儿就让你好看!

        等你吃了那些东西,我看你还怎么嚣张的起来!

        黄业栗察觉到了舞鬼看向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他并未表现出来发现了一些端倪。

        他继续跟在千鬼的身后。

        白袄和白元疑惑的看向尚胧月,「尚胧月姐姐,黄业栗哥哥明明已经看出了不对劲,他怎么还要去呀?」

        他们看着黄业栗还是跟着千鬼走,两个小家伙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心中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白袄:「若是我是黄业栗哥哥,我定然是不会跟他们继续走了。」

        白元:「我也是,这一看就不对劲还跟着不是自投罗网吗?」

        尚胧月笑道,「其实你们两个小家伙说的不错,但是走与不走,这是要分场合的。」

        白元:「分场合?」

        白袄:「这是什么意思呀?」

        尚胧月思考了一下:「现在跟你们解释起来有些复杂,你们两个继续看下去,看到后面你们就知道了。」

        白袄:「好吧。」

        白元:「既然尚胧月姐姐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继续看下去。」

        尚胧月:「嗯。」

        另一边李初之一直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角,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那个叫千鬼的鬼将,李初之总觉得有些眼熟,他似乎在哪里见过他。

        而且,李初之知道这个千鬼是一个聪明人,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更何况对于一个鬼皇的到来,就算是三个鬼将,对待鬼皇的态度也不该是这样的。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手里面有着能够杀死鬼皇的法子。

        也不知道黄业栗他,察觉到不对劲没有。

        李初之有些担心。

        落文宇看出了李初之的担心,他笑着走到了李初之面前,「在担心黄业栗?」

        李初之:「嗯……这个叫千鬼的鬼将,我觉得有些眼熟,而且看他那样子就不是一个善茬。」

        「这几个鬼将对待鬼皇的态度有些诡异,我怀疑他们手中握着能够至鬼皇死地的招数。」

        雨夜廷听着李初之和落文宇的对话,他跑过来笑着缓

        和了一下气氛,「我都看了这么久了,我还是无法理解和接受黄业栗现在的样子。」

        「完全就像是两个人嘛!」

        雨夜廷的话惹的落文宇和李初之大笑了起来。

        片刻后,李初之深呼吸口气,他看向雨夜廷,「谢了。」

        雨夜廷笑道:「小事情,这不是看你太紧张了嘛。」

        「你跟着黄业栗那么久了,也要相信他,他肯定没有问题的。」

        「再说了这里还有尚胧月在,黄业栗不会有事的。」

        李初之:「嗯。」

        在千鬼的带领下黄业栗很快就到了帐篷里面。

        千鬼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他现在的心情有些激动,毕竟马上就要猎杀一个鬼皇了,他梦寐以求的进阶,在今日就要成功了,他怎能不激动。

        但现在他绝对不能够表现出来,否则就功亏一篑了,这要是被那个鬼将给识破了他们的算盘,一切就完了。

        真要是打起来了,虽然不至于他们会输,但是两败俱伤的场面还是不划算的。

        千鬼他们让黄业栗坐下,黄业栗轻挑了下眉头,他看着空荡荡的餐桌,眉头紧锁,「嗯?这里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

        「不是说给我弄好了吃的吗?难不成你们是在耍我?」

        千鬼立马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肯定是要等你到了我们才上菜的。」..

        说完,他拍了拍手,一个个侍女端着被罩着的盘子走了进来。

        她们并不知道里面装的都是人的尸体,所以一个个的都还面带着职业式的假笑。

        等东西都摆齐后,千鬼笑着道,「东西都上齐了,鬼皇大人你可以吃了。」

        黄业栗没有着急动筷子,他缓缓道,「你就这么着急让我吃?莫非是里面下毒了?」

        千鬼愣了一下,随后他开始极力的解释道,「怎么会!怎么会!我怎么可能给你下毒你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千鬼试图用他对鬼皇的恐惧与害怕来让黄业栗相信他的话。

        黄业栗冷笑一声,他转头看向千鬼身后的舞鬼,「你说呢?」

        舞鬼赶忙道,「虽然我之前对你的态度有些不好,但是下毒这种事情我可不敢。」

        「我还不想那么早就死了。」

        「更何况,鬼皇不怕毒,没有人会蠢到给鬼皇下毒的。」

        舞鬼的声音变得沉稳,精神状态看上去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看向黄业栗的眼神很坚定,就像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

        舞鬼的突然转变让黄业栗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尚胧月他们这边通过黄业栗身上的小纸人能够看见黄业栗这边的情况。

        雨夜廷:「嘶……这个舞鬼之前的性格可不像是会做出这个表情,说这番话出来的。」

        「我还以为他是要跟黄业栗直接吵起来。」

        李初之:「嗯,我也是这样以为的,他这样有些反常。」

        落文宇:「这么看来,那饭菜里肯定是给黄业栗加料了。」

        李初之:「我看也是。」

        尚胧月:「这个舞鬼不是突然转变了性格,而是现在是千鬼在操控者舞鬼的身体。」

        「什么?」众人惊讶的看向尚胧月。

        尚胧月耐心的解释道,「是这样的,他们三个鬼物是一起诞生的。」

        「他们的鬼气都是一样的。」

        「他们就是很特殊的三胎鬼,这种鬼自然形成的概率非常的低。」

        「这类鬼物自身久带着一种特殊的天赋,他们三人

        的修为能够全都融入到其中一人的身体里面。」

        「等战斗结束后,这个力量又会回到另外两个人的身体里。」

        「并且他们还有一个阵法,那份阵法是一种提升自身力量的阵法,只要在他们的那个阵法里,对于大多数的厉害人物来说,他们三个都是无敌的存在。」

        「所以他们才有信心能够杀死鬼皇。」

        「这种鬼物,缺一不可,要是少了一个,他们的实力大不如前,而且这种特殊的阵法也不能够在使用了。」

        「到了这种情况,他们也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最主要的一点,少了一个不仅实力下降,那些想要吃掉他们的鬼物数不胜数。」

        「他们很快就会被同类猎杀。」

        「要是吸收了这种鬼物,那么力量会大大提升,是最好的进阶之物。」

        「但是就是太稀少了,千万年都不见得会诞生这么一个。」

        李初之:「今天我们也算是开眼了。」

        雨夜廷:「真的见识到了。」

        黄业栗微眯着眼睛,他环顾四周,他的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舞鬼同刚刚的表现完全判若两人,这让黄业栗觉得其中必定有诈!

        屋内的气氛异常压抑,就连同温度都在迅速下降着。

        千鬼他们很担心黄业栗发现了什么,他们几个现在也不敢说话。

        越是这种紧张的时候,越是要闭紧嘴巴,不然说多错多。

        这个时候,黄业栗注意到帐篷上上的一点黄色的粉末。

        那帐篷上的黄色粉末似乎不像是灰尘那种。

        若不是灰尘………那就是药粉………

        黄业栗转头打量了一番千鬼他们,他惊讶的发现他们几个人的身上沾染上一些同帐篷上一样的黄色粉末。

        那黄色粉末很少,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就连舞鬼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

        黄业栗自从进阶到了鬼皇后,他发现自己的五官都变得越来越好了。

        不知道比以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黄业栗这个时候,心里是有些得意的。

        但是他也不敢表现出来,毕竟现在正在执行任务,要是把这个人任务给搞砸了………

        尚胧月会打死他的……

        想到这里,黄业栗赶忙恢复了之前的那种状态。

        这些地方和他们身上都有黄色粉末,那说明,这个黄色粉末与他们三个鬼将有着某种联系。

        黄业栗忽然起身,吓得千鬼他们三个立马做出了一种防御姿态。

        黄业栗被他们紧张的样子逗笑了,他淡淡道,「放心,我不动手,我只是想问问你们一些事情。」..

        听了黄业栗这么说,他们才没有继续做出那个样子。

        黄业栗早就看见了这帐篷里放着一幅画,他正好利用这个话来靠近他们三个,这样一来他查看黄色粉末的时候,也就不会被他们发现了。

        现在绝不能打草惊蛇了。

        黄业栗占到了千鬼的身旁,他将手搭在了千鬼的肩膀上。

        舞鬼看见黄业栗那傲慢的态度,他早已在心中将黄业栗给骂了千遍万遍了。

        他最看不得这种嚣张的鬼。

        黄业栗淡淡道:「你也别太紧张了,我呢……就是有些好奇这房间里的那幅画。」

        黄业栗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轻轻的擦了一下千鬼身上的黄色粉末。

        然后黄业栗走近了帐篷上挂着的那幅壁画,他站在壁画前,装作仔细观察的样子。

        然后还伸手在上面摸了一下。

        舞鬼看见后,下意识的道:「你干什么?这画也是……」

        千鬼:「舞鬼!」

        千鬼一声呵斥,舞鬼立马就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舞鬼:「……………」

        黄业栗没有理会舞鬼的话,他收回手,在鼻子前闻了闻。

        当然黄业栗可不是闻得那画上的味道,他主要是闻方才从千鬼身上摸到的黄色的粉末的味道。

        那味道一闻,黄业栗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这不闻不知道,一闻吓一跳,好家伙……居然是这个玩意儿。

        难怪他们三个不是那么害怕他。

        他就说嘛……这几个鬼肯定不简单………

        这东西还是由鬼皇的骨头才能做的出来的。

        看他们这架势,估计是先前早就宰杀过一个鬼皇了。

        还好今日不是他一个人前来,他还有尚胧月给他撑腰,真要是发生了什么,直接让尚胧月来揍死他们。

        黄业栗得到了答案后,他轻咳嗽一声,然后手指指向墙壁上的画,缓缓开口道,「这幅壁画,上面描绘着一片汪洋大海。」

        「看看这翻滚的海浪,还有旁边呼啸的狂风怒,画的可真好啊!」

        「我都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了!」黄业栗感叹的道。

        黄业栗又伸手指了指中间的一个孤岛,他赞叹道,「尤其是这海中的那一座孤岛,更是点睛之笔!」

        「哦!我知道了!这画中的主人,莫非是想要表达,现在所处的境况?!」

        「画的真的是太好了!」

        黄业栗的一番话全都说到了千鬼的心上。

        这幅画正是千鬼所画,有黄业栗的这一番夸奖,千鬼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不过他殊不知,这一切只是黄业栗瞎说的,没想到也能说到千鬼的心上。

        也算是黄业栗的运气好了,瞎说都还能够碰对。

        白元:「嗯?奇怪了,黄业栗哥哥什么时候懂画画了。」

        雨夜廷:「黄业栗还懂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