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一一一八章 天人五衰?有够滑稽!

第一一一八章 天人五衰?有够滑稽!

        草草草!

        徐小受感觉自己接下来得有好长一段时间睡不着觉了。

        他本觉自己和空气斗智斗勇的操作已是极为离大谱了,这得是谨小慎微到稍显变态的人,才能做出来的举动。

        可他却不曾想,哪怕是这般看似毫不着调的自我验证,真给他验出来了些什么。

        「有人,正在盯着我!「

        夜枭?

        九成九,就是夜枭!

        剩下的只可能是空余恨不,绝对不是空余恨!

        徐小受几乎笃定了,这就是他在逃离不赦厅的通道后,所没能等到的那个危险的女人,而非空余恨。

        因为一路走来,徐小受从不曾遇见过这般离谱之人,连盯个人都半点杀机都无。

        哪怕是宇灵滴盯人,八尊谙盯人,苟无月、饶妖妖盯人,最起码会给个「关注」,令得信息栏稍稍提醒一下。

        可这位暗部首座盯人

        她甚至没有在盯,如跗骨之蛆,形影相随!

        若不是自己这一手洗脸直接洗掉了五官吓到了她,稍稍引起了她的关注,徐小受这会儿已经要原形毕露,还身成本尊开始浪了。

        真正的杀手,在匕首未曾送入目标脖颈之中前,永远不会泄露半分杀机。

        成熟的猎人,在猎物尚未闭目咽气之际,也绝不会相信任何看似可以加速狩猎行动的机会。

        夜枭,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人!

        徐小受不敢相信,自己在这里装了这么久的虚弱但凡换成是饶妖妖来,早一剑斩出了,哪里会有人还能忍得住不心动?

        可夜枭能!

        她忍耐力竟如此之高,连方才给出的各种破绽、机会都不抓,就按她自己的狩猎节奏来,永远无声在盯着。

        「是因为我在不赦厅的那番言语?」

        徐小受心惊,他自觉在不赦厅展露的智计也就不过尔尔,夜枭何以如此高看陈潭一角?

        然无论如何,最危险猎人的这个称号,徐小受给夜枭安排上了。

        他发现自己对这么一个太虚产生的畏惧,甚至要高过了面对半圣姜布衣,面对寒爷、饶妖妖时的。

        「咔咔!」

        心头思绪纷呈间,徐小受对着铜镜,用手在脸上快速的捏着,骨骼咔咔作响,皮肉不断变化。

        看到信息栏的提示后,他也就僵硬了那么一瞬,这已经用思考捏谁的表现掩饰过去了。

        相信那一瞬夜枭的「骇视」,意味着她也被吓到了,一时失神间,应该是看不出自己的掩饰之举。

        不管如何,徐小受按照陈潭的想法,快速给自己捏出了一个玉面书生的脸。

        这张脸十分清秀,白皙光润,看着就很手无缚鸡之力,然眸灿含星,气质脱俗,又能给人一种饱读诗书,学富五车之感。

        只不过,在罪一殿里,想来多数人看重武力而非学识。

        徐小受捏的这张脸,较之于此间之地的众人,应该说十分平凡。

        然而.……

        这是空余恨的脸!

        捏完脸,放下铜镜,徐小受并没有掏出时祖影杖,他只是不留痕迹再瞅了一眼信息栏。

        没有反应。

        「所以夜枭没见过空余恨?」

        「嗯,也有可能她见过,她认识这张脸,但她在方才可能会暴露自己的「骇视,之后,已不敢再有反应」

        「不!绝对不!但凡见过空余恨,没有人能在看到我的这张脸后还能保持平静,这应该比没有五官的无面人更加惊悚!」

        徐小受心头思绪一转,很快明悟了夜枭定然不认识空余恨。

        否则,十尊座中最神秘的,掌握了时空间属性的家伙的脸,在一个南域邪修的身上出现了,这如何不惊悚?

        别说夜枭了,道穹苍来,肯定也忍不住要「惊疑」一波!

        罪一殿的迷宫之内,雾霭依旧,昏沉无光。

        远方时不时响起大爆炸,偶尔有战斗的余波轰破了迷宫的围墙,将一切冻结,后又被剑意撕碎,但似乎都影响不到这里。

        圣劫,已经很遥远了,战场去到了不知道何方。

        陈潭似乎很喜欢自己新捏的这张脸。

        搞定一切后,他双手拍了拍脸颊,又捏了捏两腮的肉,往两边一拉,松手弹了回来。

        「很好,接下来,在下就叫‘陈如也,。」

        陈如也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自言自语着,仰头望了一眼天,便随意择了一个方向开始狂奔。

        时间就是生命。

        眼下的自救之法只有两条。

        一,在找到罪一殿正殿的前提下,找到自己人,如已人先生、笑崆峒。二,在以上前提不变的情况下,遇到的只要不是自己人,那就借助外力转移夜枭的注意,比如偶遇的人是徐小受。

        徐小受,夜枭毕生之敌也!

        夜枭知道,陈如也亦知道,徐小受可以是任何人,因为他有模仿者。这第二个方法要成无比艰难,但陈如也晓得,他要想让某个无辜的幸运儿成为徐小受,并非没有办法。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徐小受的,只有陈如也!

        至于幸运儿是谁…

        谁管这呢?

        咻咻咻!

        金色的剑光在昏暗的迷宫内闪逝。

        腐朽凋零的虚空侍化作碎肉砸落在地,最后嗤一声成了灰黑的气流,汇入了橙色的衣袍之中。

        「天人前辈,果然还是得靠您出手,单单晚辈一人,真是不敌这虚空侍啊。」

        浑身染血,剑袍破烂,连脸上的糊满了斑斑血迹,难以瞧清真容来的顾青二收剑伫立,转身对身后的橙袍面具人恭敬说道。

        顾青二背负剑轮剑轮上插着八柄灵剑。

        他将手中的名剑绝色妖姬也插回剑轮的居中位置,这才盘膝坐下,想要开始调息。

        「前辈,我得休息一下了。」

        「这罪一殿的绝地属性您不惧,但对我来说有点太强了我感觉生命力流失很快,已经快要坚持不住。」

        顾青二说着,将肩上的杂草捡起扔掉,有些难以忍受从自己身体上发出的溃臭,想要闭目。

        他本来乌黑的头发此时已经变成了苍白,斑斑血迹中可见印堂发黑,浑身死气沉沉,想来命不久矣。

        天人五衰从远处走了过来,平静说道:

        「你可是温剑仙的弟子,怎会如此不堪呢?」

        「站起来,剑道还需要你来引领,罪一殿正殿也不藏在你闭目之后,而在前路的远方。」

        虚弱无比的顾青二没有反驳,闻声立马站了起来,精神为之一醒,「前辈教训得是!」

        天人五衰同他并肩而行,边走边道:

        「小娃娃,你现在还不能倒下,你得坚持到有人来救你的那一刻。」

        「记住,在那一刻到来之前,你是身份尊贵的温剑仙的弟子,你说过你师尊已经踏入了半圣之境,那在这罪一殿,便无人敢动你。」

        「最外人面前,葬剑家和阎王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危险到来之时,你亦是老夫最强的盾,没有之一。」

        顾青二涣散的眼神中多了光,以拳捶胸,掷声喝道:「我的荣幸!」

        嗒。

        迷宫通道

        的尽头处有响声传来,像是水珠在静谧中落地,清脆于二人耳畔放大。

        「前辈,有人来了。」

        「去吧,该问的问,该杀的杀,这是你对你成长的磨砺。」

        「是。」

        徐小受平静的望着面前人,眸底的惊愕一闪而逝。

        这个混身染血,死气沉沉的家伙,竟是葬剑家顾家三兄弟中的老二。他在孤音崖上用出了万剑术第一境界「绝对帝制」,镇碎了云境世界内部世界,将自己解放了出来,结果下一秒,便于悲愤欲绝中跳崖自杀。

        再一次见面,就是这罪一殿了

        「什么情况,他怎么虚脱至此,他遭遇了什么?」

        徐小受都懵了,他晓得这位是七剑仙温庭的爱徒,剑道王座。

        实力之强哪怕在这虚空岛上应该排不上号,也是青年辈中的数一数二。靠着身份和宝物,也不至于混成这个样子吧,他被虚空侍捶了?

        哦对,这里还有绝地属性,常人一般还真难抵抗这绝地属性…

        不过顾青二能从深海之下活到现在,说明对付灵元、生命被抽汲的能力应该有,怎会是现在这般狼狈模样?

        很快,徐小受看到了吊在顾青二身后极远方的那道身影。

        橙色的衣袍,橙色的兜帽,橙色的面具,浑身上下***在外的,只有面具下藏在阴影中的无光的眼珠。

        阎王的人?

        橙色这位,好像没有见过?

        徐小受微微含住了眸,脑海中如有电光闪逝,在顷刻间分岔成无数分支,思绪如潮狂涌,止都止不住。

        「你是何人!」顾青二来势汹汹,抱胸怒喝。

        徐小受思绪一滞,抬起头来望他,感觉面前这位像是换了个人。

        以前的顾青二充其量是年少轻狂,这很正常,人不轻狂枉少年,何况顾青二是青年辈中的领军人物。

        但现在,这家伙满脸写着的是飞扬跋扈,跟个纨绔子弟一样,变味了都。

        被夺舍了?

        徐小受平静的望着他,不答反问:「你又是何人?」

        顾青二冷笑一声,自傲说道:「我乃葬剑家温剑仙座下二弟子,顾青二是也,你是何人,身份几何,通通报上!」

        徐小受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这人哪里能在短时间内变味如此之大?

        你又不是饶妖妖,饶妖妖好歹是找到了路子,正在封圣。

        你这完全就是愚蠢了!

        「感知」扫着极远方那橙色面具人,徐小受想着阎王,就想到了泪家瞳,于是很快联想到了「三厌瞳目」。

        天祈林那会,姜闲的两颗三厌瞳目,一颗现在在贪神身上,一颗被阎王所得。

        该不会,这个橙色面具人身上,就是那另一颗吧?

        徐小受觉得唯一能如此直接改变一个人的,只有「三厌瞳目」了。

        但这还需要泪汐儿曾说的「三厌瞳目」的一种高级能力运用一一转意孔,这可以强行扭曲、改变一个人的意志,让其成为自己的奴仆。

        这种能力,贪神目前都做不到。

        那小肥猫的三厌瞳目,充其量只能让人「喵喵喵」…

        徐小受心头警惕起来了,视线越过了顾青二,眺向了远处可能才算是的正主,恬然开口:「成月灰宫,陈如也。」

        这一刹,气氛凝固了。

        戌月灰宫……

        顾青二从未想过自己能在这里撞见一位在南域大名鼎鼎的,在大陆上也属于唯一一家敢在明面上和鬼兽有染的势力中的成员,他懵住了。

        脑海中来自大师兄的叮嘱响起,顾青

        二下意识想要退。

        但很快他眸中光芒一闪,止住了后退的步伐,迎面对上。

        「成月灰宫?你是鬼兽寄体?你的鬼兽是什么?」

        徐小受分明能看到在顾青二问出这句话的同时,远处那藏在角落中低眸垂敛的橙色面具人的右眼,其中有灰色的三花翻转,在「感知」注视下无限放大。

        「靠!」

        「真是三厌瞳目!」

        「这家伙谁,他能从黄泉手中拿到三厌瞳目的使用权?黄泉不怕被他控制吗?」

        徐小受心态炸了。

        贪神用「三厌瞳目」的时候他没多少感觉,不觉得这泪家瞳有多强。

        现在看到堂堂顾青二,在以一种违背他本身意志的方式,成为那橙色面具人手中的傀儡,替其说话。

        徐小受鸡皮疙瘩都要竖起来了。

        他很快用「变化」压下了体表可能出现的异样,因为现场不止三个人,还有第四人在无时不刻偷窥。

        「嘘。」

        徐小受竖起手指抵在了唇边,轻轻对着顾青二嘘了一声,示意其有些聒噪了,赶紧闭嘴。

        「嘘?」顾青二目中光芒一闪,脑里的怒火当场被点燃了,手直接握上了背后剑轮居中的绝色妖姬,「陈如也,你什么意思?」

        他一拔剑,就要出手。

        徐小受也怒了。

        他认识的顾青二不是这个样子的。

        哪怕跟在他的大师兄身边有时也很聒噪,但实际上也算个彬彬有礼的君子。

        三厌瞳目,怎能控制这样的人?

        这一刹,他眼神一肃,无边杀气弥天镇下。

        「气吞山河」在眉宇一肃间形成了滂湃气势,对着顾青二猛然镇压。

        「轰!」

        虚空气浪翻涌。

        徐小受就想凭借气势,将顾青二镇昏过去,好让其不再受控。

        哪曾想,顾青二纹丝不动!

        他是徐小受见过的第一个能在同辈之中,几乎无视他「气吞山河」镇压之力的人。

        这点,甚至在某些老牌太虚身上都不多见!

        只见顾青二背上剑轮刷刷九剑飞出,在背后天穹化作无尽金光,磅礴的气势同样拔空而起,就要后发制人,将陈如也的气势给顶回去。

        「绝对帝制?」

        徐小受骤然想起了曾在孤音崖上惊鸿一瞥过的顾青二的绝学。

        他不敢让这家伙放招,这货现在太虚了,不是境界上的太虚,是真的虚!身体上的虚!

        他被利用到了极致,几乎被榨干掉一切。

        现在要真和自己对抗起来,都不用多打,场面稍稍多僵持一会,顾青二就得虚脱至死!

        料想到此,徐小受即刻变招。

        他眉眼一含,同样不见有丝毫动作,双目中魔气一闪。

        心剑术,目下神佛!

        嗡一下,罪一殿迷宫围墙内漾出了轻微的剑鸣。

        徐小受已经收束了大多力量,只针对顾青二一人,却也难免泄露了一些剑意的气息。

        这一刹,顾青二气势还未成形,只觉自己来到了一个充满破败气息的世界。这里有着九天雷灾、火山爆发、山洪海啸……属于是无尽的末日灾难。在灾难的尽头,有一座孤楼。

        楼巅有影,侧眸而来。

        「轰!」

        无尽魔气笼罩了一切。

        天地完全染变成了黑色,恶魔张牙舞爪吞没了所有。

        徐小受的心剑术意象对常人属于碾压,对古剑修属于是绝对碾压。

        那剑神意象,连已人

        先生在毫无防备下都要中招,何况是现在虚弱到了极点的顾青二?

        仅一个眼神。

        从开始到结束,徐小受只动用了一个眼神。

        顾青二脑海中如炸烂了一般,七窍流血,轰然倒地,昏迷不醒。

        他身上才堪堪要渗出的魔气在徐小受收眼之后,全部也跟着被吞了,没有伤及道基根本。

        「剑意…」

        远方橙色面具人站不住了,惊讶的抬眸望来。

        顾青二的能力他比谁都清楚,毕竟相处了大半天的时间。

        青年一辈中,谁能悟出九剑术第一境界「无限穷数」?谁能悟出万剑术第一境界「绝对帝制」?

        目前所知,甚至没有外人,仅顾青二一个!

        但眼下这位来自成月灰宫的陈如也,就用一个眼神,将顾青二打败了?诚然,这其中有顾青二极其虚弱,战力十不存一的原因,可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位陈如也在古剑修一道上的修为有多恐怖。

        葬剑家温庭的传人,不是那么容易击败的,哪怕他很虚!

        「这是何招?」

        徐小受听着这沙哑低沉的声音,目视着那橙色面具人一步步走来,只低低一笑,「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罢了,我管它叫魔剑术。」

        「南域竟有你这等天才?戌月灰宫,亦有修古之剑道者?」

        徐小受听出了这一声中的惊疑,摇头失笑,「那多了去了,不止剑道,各种旁门左道,应有尽有,你想领教一下吗?三厌瞳目先生?」

        对于陈如也,徐小受给到的人设是背靠戌月灰宫的大人物,他不惧天下任何人,且见识不菲。

        毕竟一个能代表戌月灰宫在外界行走者,怎会平凡呢?

        所以,他全然不在意自己看穿了这位的三厌瞳目。

        可望着那橙色面具人一步一步走来,没来由的,徐小受还是感到莫名的心悸。

        脑海中像有个意念般,在疯狂催促着他赶紧离开,继续逗留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这是心血来潮!

        徐小受却不为所动。

        你强好啊,我身上还挂着一个看不见的死神,你能强过这位吗?

        「对了。」

        望着那橙色面具人步步逼近,徐小受像是心头毫无那种沉重的负担感,轻笑一声道:

        「还未问过前辈的名号呢?我记得,阎王的成员,都有一些个十分愚蠢而滑稽的绰号吧?阁下的是…」

        嗒。

        脚步声停在了软倒在地的顾青二跟前,而后毫不客气的踩了上去。

        那张橙色的面具几乎贴脸,怼上了陈如也的鼻尖,而藏在其右眼中的三厌瞳目也倏然浮现了出来。

        「天人五衰。」

        话音一落,灰色三花快速翻转,最后流入瞳孔之内天人五衰的右眼仅剩这么一点黑色孔洞。

        下一秒,这点孔洞骤然放大,瞳孔充斥了整颗眼珠像个黑洞。

        黑洞中又似是射出了一根如针如刺的意志奴令,直直扎入了陈如也的精神世界之中。

        陈如也…

        眼都不带眨一下!

        足足过了有三息时间,一道略带调侃的散漫笑声才在这迷宫围墙深处响起:

        「天人五衰?有够滑稽!」

  https://www.71wxc.com/9_9170/210148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wxc.com。清逸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71wx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