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从圣域开始的圣斗士生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辰月之死

第二百一十八章 辰月之死

        “大地之锤”

        辰月一拳挥出,一柄长达十几米的巨锤幻化,直直对着殷十七砸了下去。

        “没用的!即便你获得了娲皇的力量加持,也绝不会是我的对手!”殷十七轻轻摇头,随手劈了一道剑气过去。

        咻!

        银色弧光再现,轻而易举地将巨锤切开,袭向后面的邪神斗士。

        此时,辰月虽然愤怒,但并没有丧失理智,面对那犀利的剑气根本不敢托大硬挡,急急往旁避开。

        轰!

        剑气落地,又留下一道长达数十米长的光滑裂痕。

        辰月没心思探知那裂痕到底有多深,直直朝着殷十七冲了过去,像极了一头发怒的小狮子。

        远程招数上已然占不到便宜,他所能指望的,只剩近身格斗一途。

        殷十七站在原地一步未动,十分从容地对准来人再次劈了一记手刀。

        咻!

        见银色的剑气飞射而来,辰月急忙将头扭开,但因为距离太近,他并没能完全躲开。

        弧光擦着他的肩头划过,瞬间将他的玉衣切开,在肩上划了一道浅浅的口子。

        眼见着,便有鲜血渗了出来。

        不过,他也趁着殷十七出手的机会贴到近前,果断对准殷十七的脑袋挥出了拳头。

        来不及再转化小宇宙之力使出剑气,殷十七往左偏下身子,避过对手的一拳,同时借着重心偏移,把右腿抬起,朝着身前对手的脑袋踢了上去。

        咚!

        一声闷响,他的右腿踢了个空,被辰月用左臂挡了下来。

        不过,对方左臂上的玉衣部件在挨了他这一腿过后,却并不是毫发无损,反而是稀里哗啦地碎了一地。

        殷十七见了,一边往左手蓄积小宇宙之力,一边嘲弄刺激道:“你的战衣脆得跟纸糊的一样,你拿什么赢我?”

        对方身上那一件好似玉质的战衣,看起来倒是卖相不错,可实际防御能力却差强人意。

        从他这一腿的结果来分析,辰月身上的战衣,其品质应该比青铜色圣衣强一些,但不如白银圣衣。

        以他现在的力量来说,一腿可以令白银圣衣变形,但绝不足以将其踢得四分五裂。

        “混账!”

        听到这轻蔑的话语,辰月先是一愣,而后顿觉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

        实力不如人,他可以被嘲笑,但他决不允许有人这么形容娲皇赐予的战衣。

        作为娲皇神使的近卫,他们兄弟二人被赐予了最强的玉衣,这是他们的荣耀,绝不允许被人这么侮辱。

        他愤怒地用左臂拨开殷十七的右腿,并将全身的力量聚集右拳,再一次对准眼前那张可憎的面孔砸了下去。

        “大地之刺”

        一瞬间,他的右拳似化作一根尖锐的石笋,带着无尽的怒火与憎恨狠狠刺下。

        不过,就在辰月愣神的一瞬间,殷十七也重新积攒好了小宇宙之力。

        “圣剑·刺”

        他将左手并指成剑,自下而上向着对手这愤怒的一击迎了上去。

        可惜,暴怒的辰月似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切,仍是怒不可遏地一拳砸下,丝毫没有避开的念头。

        叮!

        当虚幻的剑影切开同样虚幻石笋,殷十七的手指抵在辰月那一只拳头上。

        这一瞬间,这个暴怒的斗士终于清醒了。

        可惜,已经晚了。

        附着在殷十七手指上的剑气锋锐无匹,毫无阻碍地就刺穿了辰月手上的玉衣护甲,刺进了护甲后面的血肉里。

        辰月顿觉右拳像是被蜜蜂叮了一下,疼痛不已,但紧接着,整个右臂便失去了知觉。

        他亲眼看见,自己的手臂像是一根竹筒,在一瞬间被对手的两根手指切开,整整齐齐地被分成了两半。

        殷十七则借着刺击之势,切开辰月的右拳及手臂,错身来到了他的身后。

        直到这时,剧痛才袭上头皮,辰月大叫一声,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啊——我的手,我的手——”

        太痛了,痛到他几乎无法呼吸。

        他的整条右臂,连肉带骨,已有一半被殷十七从肩上切下。

        只剩下了一片血肉模糊。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看着地上痛苦翻滚的对手,殷十七迅速一指点下。

        他可以毫不留情地杀掉对手,但不喜欢折磨对手。

        让这个年轻的邪神斗士尽快摆脱痛苦,这是他唯一能施舍的仁慈。

        咻!

        一缕剑气落下,十分精准地贯穿了辰月的左胸。

        辰月痛苦的呼声戛然而止,停止了挣扎。

        而后,殷十七望向不远处的密林,喃喃道:“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了!放心,不会太痛苦!”

        话音未落,他已然奔了出去。

        没了辰月的阻挠,他可以安心继续老童虎布置的清剿任务了。

        正南方,天鹰座魔铃只轻轻一扫,便将一名身穿玉衣,准备突围的年轻斗士踢飞了出去。

        正当她准备进一步将其解决的时候,天兔座若岚突然叫住了她。

        “魔铃大人,可以把他交给我吗?”

        “我需要一个足够的理由!”魔铃在匆匆回了一句之后,迎着前方扑上来的近百名邪神斗士冲了过去。

        “鹫星闪光”

        小宇宙之力包裹全身,她一跃而起,化作一只巨大的鹰鹫,从天空上朝着众邪神斗士扑了下去。

        只一瞬间,她便骤然踢出近百记腿击,将扑上来的那一小拨邪神斗士全都踢飞了出去。

        骨碌碌,但见他们似滚地葫芦一般,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后,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因为他是我弟弟,我想亲自解决这件事!”若岚大声地回了一句,而后朝着那地先前被魔铃踢飞的邪神斗士冲了过去。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流溪。

        自上一次一别过后,他们又见面了。

        只是,今夜的会面,却根本不是她期盼的结果。

        或许,她的好运已经用尽了。

        童虎老师已经下令,尽量清剿每一个邪徒。

        有天鹰座魔铃这位白银圣斗士在,只有青铜级水准的流溪根本不可能脱身。

        与其令其死在别人手里,不如由她亲手了结。

        至少,她不会因此怨恨,或埋怨任何人。

        听到这话,魔铃不由得吃了一惊。

        无论如何她也没有想到,身为圣斗士的天兔座若岚,竟然还有一个投身邪神麾下的弟弟。

        好在,若岚没有令人失望,没有向她求情,更没有出手阻挠,反而是主动担起了责任,实在令人敬佩!

  https://www.71wxc.com/1_1190/104806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wxc.com。清逸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71wx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