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从圣域开始的圣斗士生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调查进行(下)

第二百四十四章 调查进行(下)

        “对啊,以老师的实力来说,不可能察觉不到有人下手啊!”狮子宫里,艾欧里亚惊呼了一声。

        “答案只有一个!”

        五老峰上,老童虎眯起了眼睛,严肃道:“那是有人隔断了空间,所以才让老夫无所察觉!”

        他与沙加之间的空间若是被隔断分开,那就相当于把两人分隔到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虽两人之间的间隔看起来不过百米远,但因为空间的不可测量性,那被隔断的实际距离根本就是无限大。

        是一种不可通过物理方式跨越的距离,是一种不同的空间维度。

        “而要熟练地使用空间能力,并在老夫浑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隔断空间,这根本不是第七感所能达到的程度!所以,出手者必定超过第七感的境界!”老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空间能力是一种极为高等的力量。

        十二宫中,也只有极少数黄金圣斗士才有所掌握。

        但就算是那几位黄金圣斗士,也不过只是掌握了一些皮毛,远远谈不上多么高深。

        “这么说来,出手暗算沙加的人必定是某位神明无疑了!”教皇厅里,教皇也相信了老童虎的判断。

        超越七感,对于人类来说太过不可思议。

        放眼整个圣域的历史,也只有寥寥数人达到那种程度。

        因而,他更愿意相信,是有神明出手,而不是人。

        见教皇也这么说,穆立时判断道:“一定是娲皇,就是她没错了!”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是娲皇做的!”

        不等他继续往下说,老童虎当即否定道:“娲皇身份尊贵,更是一位仁慈之神,绝不会做这种卑劣的事!”

        再次听到这话,连一向温和的穆也不禁多了几分火气,随即质疑道:“老师,您为什么一定要袒护那个邪神呢?”

        “先前,若不是您和那个邪神约定,我们早就把那些邪徒全都清理干净了!”

        闻言,五老峰上的老童虎顿时顿时陷入沉默。

        感觉气氛不太对,其余众黄金也不敢擅自插话,一时间,整个交流网中无比寂静。

        教皇则暗自乐开了花,穆和老童虎一直和他不对付,听调不听宣,今日见到两人之间生出龃龉,心里自是美极了。

        正在这时,巨蛇座奥斯背着药箱到了。

        “见过迪斯马斯克大人,见过穆先生!”他站在台阶下对两人行礼道。

        尴尬的气氛被打破,迪斯马斯克连忙招呼道:“你赶紧上来看看,把沙加的伤势处理一下。”

        在先前检查的时候,他已然发现了沙加身上留有严重的内伤。

        “是!”

        奥斯应了一声,随即快步走上台阶,开始为沙加诊治。

        教皇厅里,教皇靠在宝座上问道:“迪斯马斯克,你的好消息呢?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好消息吗?”

        为方便奥斯了解情况,再着手诊治,教皇将其也拉入了众黄金的信息交流网中。

        “对,赶紧说说你的好消息!”天蝎座米罗也跟着催促道。

        迪斯马斯克‘望’向沙加,一本正经道:“好消息就是敌人剥离了沙加的灵魂,但没有将其破坏。”

        “所以,他的身体才能保持沉睡的状态至今没有断气。”

        “只要我们能将他的灵魂再找回来,重新注入身体,那么他就有复活的可能。”

        “不过——”

        话音一转,迪斯马斯克将一只手按在了沙加的脑袋上,又道:“不过,因为缺少灵魂主宰,他的肉身不能长时间的维持这种状态,会慢慢死亡。”

        “若不能及时把他的灵魂找回来,他就只能做一只孤魂野鬼了!”

        说罢,他嬉皮笑脸地搓了搓沙加的脑袋。

        也只有现在,趁着沙加灵魂不在的时候,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动手动脚。

        以后,说不定可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水瓶宫里,卡妙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沙加的肉身保存可以交给我。”

        “用我的冻气将他的身体冰冻起来,可以为大家提供充足的时间,去寻找他的灵魂。”

        “不过,肉身的问题解决了,但灵魂却几乎一点儿线索也没有啊!”金牛座戴达罗斯听了不禁感叹道。

        虽然已大致判定是神明下的手,但他们并没有足够的线索,查出到底是哪位神明。

        穆一脸严肃道:“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是东方邪神娲皇下的手,所以我们应该再去往东方深入调查。”

        老童虎仍旧没有吱声,保持沉默。

        白羊宫前,殷十七已然将身上残破的圣衣褪下,重新组合为了一只银色的杯子。

        只是,那银色杯子上布满了深深裂痕,甚至于还有些部位已经缺了口子,全然不复曾经华贵的模样。

        “这才跟了我两年不到,就遭受两次严重损毁,真是有些对不住你啊!”手掌自断断缺缺的杯口拂过,殷十七感慨不已。

        以白银圣衣的防御能力来说,除非碰见第七感及以上的敌人,基本不会遭受太严重的损伤。

        因而,众白银圣斗士的圣衣,三五年都不会遇见他这样的情况。

        可他倒好,两年不到就遭遇了两次。

        这运气实在是太糟糕了一些。

        尤其是这一次泰山围剿,其他圣斗士都没受什么重伤,就他一个差点儿被娲皇拍死。

        着实有些倒霉了。

        不过,还有一个更倒霉的家伙——沙加。

        眼见着战斗都结束了,却莫名其妙地被人暗算,连灵魂都没了。

        相较而言,他这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忽的,有一阵微风吹过,将满地的花瓣吹起,在月光下飘荡飞舞,像是下了一场花瓣雨。

        殷十七伸手接住几枚花瓣,一边打量,一边说道:“也不知这些花瓣是有人故意撒出来的,还是自行飞出来的。”

        若是人为,那不足为奇,但若是草木有灵自行飞出,那可就有意思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有几片花瓣掉进了旁边的银杯之中,巨爵座圣衣对他传递出一股渴求小宇宙之力的情绪,像极了当初在五老峰上映照命运长河那一次。

        殷十七迅速扔掉手里的花瓣,吃惊地望向银杯,。

        “这一次,你又想告诉我什么呢?”

        他强自按下心头的激动,将一只手搭上去。

  https://www.71wxc.com/1_1190/107833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wxc.com。清逸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71wx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