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从圣域开始的圣斗士生活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天马当出(上)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天马当出(上)

        两人再定睛一看,那每一颗圆润的念珠上都布满了裂纹。

        并伴随着破碎声,一颗颗陆续碎裂,顺着绳串一瓣又一瓣掉落在地,撒满了整个教皇大厅。

        “怎么会这样?”

        教皇见了大惊失色,立时从宝座上站了起来。

        不过是撕了一张神符而已,他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可是清楚记得,沙加天天拿在手上把玩,没有贴上神符也没见着念珠有任何损毁。

        “巨爵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教皇又气又急地大声质问道。

        “报告教皇大人,属下也不是很清楚!”刚刚从念珠破碎的意外中回过神来,殷十七惶恐不已地跪了下去。

        “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

        教皇死死地盯住了他,怒不可遏道:“这念珠是你拿回来的,神符也是你贴的,你怎么会不知道!”

        “属下确实不知!”殷十七心急如焚,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忽的,教皇似想起什么,赶忙又问道:“是不是被人掉包了?又或者你们一开始找到的就是一个假货?”

        “掉包?”

        殷十七愣了一下,摇头道:“这不可能,念珠被我拿到手以后,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触碰过。”

        为防止被冥界一方察觉,他一直将念珠藏得好好的,即便是修罗两人后来也没有触碰过念珠,旁人不可能有掉包的机会。

        “至于假货,我想也不太可能!”回忆取得念珠的过程,殷十七再次摇摇头。

        假货,不可能与黄金圣衣产生共鸣。

        尤其是在他使用神符封印念珠,制造出念珠已毁的假象以后,梦之四神还刻意放任修罗呼应念珠,确认念珠销毁的事实。

        这充分说明,他带回来的念珠,就是真的黄金念珠。

        “这也不可能,那也不可能,那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的话,教皇气急败坏地,将那一条空荡荡的绳串扔到了殷十七脸上。

        殷十七无奈,只能默不作声将掉在地上的绳串收起。

        就在这时,绳串的尾端扫到一颗破碎的念珠,他注意到,那原本还剩小半颗的念珠,顿时又破碎成了无数更小的碎片。

        “怎么会这么脆?”

        抱着疑惑的念头,殷十七伸手从地上又捡了半颗念珠起来。

        啪!

        他将念珠夹在食指与拇指中间,只稍稍一用力,便将那半颗念珠碾成了粉末。

        脆弱得,如同那被白蚁蛀蚀的木材。

        表面看起来很正常,内部实际上早就被蛀空了,根本禁不住任何力量。

        意识到这一点,殷十七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血河河底,取回念珠时看到的那一幕:无数根须将念珠缠在中央。

        与此同时,见他突然走神,教皇急忙问道:“巨爵座,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想,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殷十七郑重对教皇行礼,又道:“我在取回念珠的时候,发现梦之四神将念珠泡在血之大瀑布的血水之中,还有无数木栾子的根茎缠绕在上面。”

        “我怀疑,他们是想利用木栾子吸取念珠蕴含的精华,由此将念珠变成一副空壳,达到彻底销毁的目的。”

        说到这里,殷十七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看了教皇一眼,缓缓道:“想来,当我使用神符封印念珠的时候,念珠的精华就已经被吸食一空。”

        “神符的出现,不过是勉强维持念珠空壳的模样。”

        “而今,神符既毁,念珠自然也就无法继续存在了。”

        如果不是撒加手贱撕毁神符,念珠或许还能再撑一段时间。

        但没有如果。

        面具下,教皇的脸色极其难看,当即冷冷地质问道:“照你的意思,这还是我的过错了?”

        “不!”

        殷十七摇摇头,一本正经道:“即便神符没有被撕毁,念珠已经变成一副空壳的事实也不可逆转。”

        “从我找到它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会是这个结局。”

        “我们去得太晚了!”

        说罢,他不禁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可怜他们三个浴血奋战,到头来却仍旧只得了这么一个结果。

        “原来是这样!”

        听到这样的解释,教皇当即欣然接受。

        他重新冷静下来,回到宝座之上,又问道:“我记得,黄金念珠是用木栾子的果实为材料铸造。”

        “你们既然在血之大瀑布将念珠找回,还与木栾子有过接触,就没有顺便采集一些果实回来吗?”

        殷十七抬起头,无奈地回道:“我们有过尝试,像上一代天马座那样,将小宇宙之力注入木栾子,但无论如何就是无法令其开花结果。”

        “我们怀疑,只有天马座的力量才能采回木栾子的果实。”

        “还有这种事?”教皇吃了一惊。

        木栾子的果实竟然需要特定的人才能采到,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预料到的情况。

        殷十七‘恳切’地谏言道:“而今,念珠已毁,冥王军必然再度恢复不死之身,我们急需重铸一串新的念珠应对即将到来的圣战,”

        “恳请教皇尽快选拔出天马座圣斗士,为采集木栾子的果实,重铸黄金念珠做足准备。”

        他在圣域修行了差不多八年时间。

        在这八年时间里,殷十七从未见教皇拿出过天马座圣衣。

        他不禁怀疑,这是撒加忌惮天马座的‘弑神’之名,刻意压制天马座圣斗士的诞生。

        “天马座吗?”

        教皇轻轻敲了敲宝座的扶手,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正如殷十七猜测的那样,他忌惮于天马座的‘弑神’之名,刻意将天马座圣衣封存,阻碍天马座圣斗士的出现。

        眼下,黄金念珠已经破碎,采集木栾子,重铸念珠也就成了重中之重。

        不论是庐山上的老童虎,还是十二宫里的其余黄金圣斗士,都会向他施压,让他拿出天马座圣衣。

        届时,即便他是教皇,也不可能违逆大势。

        尤其是他现在还没有寻回‘胜利女神’,绝无法以一己之力对抗众人。

        想到这里,撒加默默思忖道:“与其到时候被施压逼迫,还不如趁现在主动将天马座圣衣拿出来。”

        “天马座可是与雅典娜有着非常深厚的渊源。”

        “或许,我还能跟着天马座找到那个隐藏在人间的女人!”

  https://www.71wxc.com/1_1190/11580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wxc.com。清逸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71wx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