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从圣域开始的圣斗士生活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惆怅之酒

第七百二十三章 惆怅之酒

        “不好,洒出来了!”

        他惊呼一声,再顾不得稳固杯子里的酒水,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端起,倒入了自己的口中。

        也亏得他速度够快,那酒水只是刚刚溢出杯口,还没有彻底洒落,便被他一饮而尽。

        童虎见了哈哈大笑,并打趣道:“看来,你的控制力还需要再多练练哦!”

        “我再怎么练习,也很难再和童虎大人你比较啊!”殷十七苦笑着摇了摇头。

        童虎这两百多年的修行成果,绝对不是随随便便修行一年半载就可以追上的。

        更何况,他自认为也不是什么天赋异禀的绝世天才。

        和童虎比肌肉控制力,根本就没可能赢。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童虎笑了笑,随手将两个酒杯倒满,又道:“这第二杯,就敬你舍生忘死,为圣域建下了不世之功!”

        斩杀两位梦神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巨爵座成功说服冥王,让冥界的兵锋调转,指向了邪神奥西里斯。

        而正是这关键的一步,让圣域得到喘息,让此次圣战的整个局势都出现了转变,让他们有了终结这一场圣战的可能。

        “干了!”

        他大笑一声,再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干了!”

        殷十七没有多说什么,也跟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只可惜啊,米罗他们全都在外清剿邪神信徒,不然我们就可以一起喝个痛快了!”再次将酒杯倒满,童虎往窗外望去,心中多了几分惆怅。

        如今的黄金十二宫里,大都换上了新面孔,原本的黄金圣斗士所剩无几。

        要知道,原本的那些黄金圣斗士,全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甚至还有不少经过他的指点,曾在他手下修行,算得上半个弟子。

        可惜,世事无常,他们都不在了。

        仅剩下的几个,也不知还能否熬过这一次圣战。

        圣战,太过惨烈了。

        “没关系,等到他们在这次任务结束,大人你再找他们喝酒也是一样的!”察觉童虎的话有些伤感,殷十七轻声安慰道。

        “一样吗?或许吧!”

        童虎回头看了他一眼,再次将酒杯一饮而尽。

        就这样,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喝酒。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那酒壶里再也倒不出一滴酒来。

        “你稍等一下,我再去拿一壶!”丢下空空的酒壶,童虎满身酒气地站了起来。

        “不用了,童虎大人!”

        殷十七赶忙制止了他,又道:“我平日不怎么喝酒,喝这么多已经足够了,实在喝不下了!”

        “真不用了?”童虎再次确认道。

        “不用了!”殷十七满脸通红地摆了摆手。

        因为没有刻意使用小宇宙之力化解,酒精已经随着血液渗透全身,他感觉整个人都晕乎乎的,特别困倦。

        “我想趁着这股酒劲,回去好好睡上一觉。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笑着对童虎说道。

        “行,那我送送你吧!”

        童虎点了点头,当即便准备送殷十七离开教皇厅。

        “不用了,你也喝了不少,就在躺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吧!”殷十七摆了摆手,笑着拒绝道。

        “我和你可不一样,区区这点儿酒怎么可能把我灌醉!”童虎满不在乎地摇了摇头。

        实在是拗不过他,殷十七只能与之一起往神殿下山的出口走去。

        不多时,两人便带着一身酒气走出了教皇厅的大门。

        “我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下山的路小心一点儿,别滚下去,把他们的神殿撞塌了!”童虎笑着打趣道。

        “真要是撞塌了,我再给他们修补上就好了!”殷十七乐呵呵地回道,并迈着蹒跚步伐沿阶梯走了下去。

        眼见着他越走越远,即将脱离视野,童虎不禁又出声喊了一句。

        “我相信你,你一定不会辜负雅典娜大人和修罗的期待,成为一名优秀的圣斗士!”

        闻言,殷十七诧异地回过头。

        望着那阶梯尽头的人影,他感觉对方似意有所指,但他没有回答,只讪讪地笑了笑,而后默默地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也许吧——”

        随即,他加快步伐,消失在了下山的阶梯上。

        路过双鱼宫,和负责镇守的孔雀座玛尤拉寒暄了几句,殷十七继续下山。

        没多久,他就抵达了摩羯宫。

        看着那神殿尽头摆放的金色圣衣箱,他停住了脚步。

        “说起来,雅典娜大人赋予我镇守摩羯宫的责任,但我好像就没有在这里完整地待过一天吧?”他自嘲地笑了笑。

        没有比他更不负责的圣斗士了。

        “决定了,我今天就住在这里!”

        他长叹了一口气,而后向着那一个金色的圣衣箱走了过去。

        伸手轻抚箱子上浮雕的,带着鱼尾的山羊图样,他不禁又想起了那个向他托付一切的男人。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又会怎么选呢,修罗老师?”他小声地对着圣衣箱问道。

        可惜,圣衣虽然有一些简单的意识,但毕竟不是活物,不可能代替修罗回答他这样的问题。

        最终,回应他的,只有一股圣衣找到契合者的欢愉之念。

        它已经感应到了他体内那一股与自己十分契合的小宇宙气息。

        奈何,殷十七早就打定主意,终生不会再穿上这一件圣衣,摩羯座圣衣的期盼终究只是一场空欢喜罢了。

        最后,他依靠着圣衣箱就地坐了下去,再配合着酒精的作用,很快就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

        南亚,梵天神殿里,小太阳迦尔纳抬头望着身前巨大的神像,头也不回地说道:“圣斗士正在清剿大地上的异神信徒。”

        “等到他们清剿完毕,下一步应该就轮到吾等了。”

        “你打算站在哪一方,沙加?”

        闻言,神殿里的梵斗士齐齐将目光投向大殿中央盘坐的,一个穿着黄金色战衣的清秀男子。

        感应到众人目光中的压力,沙加苦笑着说道:“我可以不选择吗?”

        当恒河诸神与希腊诸神和平相处的时候,他的身份就能充当一个润滑剂,缓解双方的摩擦;可当双方准备撕破脸开战的时候,他的身份就会显得特别尴尬,被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https://www.71wxc.com/1_1190/134171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wxc.com。清逸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71wx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