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医妃宠夫,傻王竟是白切黑 > 第98章 天意弄人

第98章 天意弄人

        或许自己也是拘泥太过。

        “主子,我觉得好多了,你千万别为我耽搁。”

        孙别漪知道楚卿娇忙,出言打断她思绪,楚卿娇点点头,也知道除了那个被白落划开的外伤,孙别漪就没什么了。

        也不再多留,回了王府。

        院中,空寂无人,楚卿娇唤了声弄巧,没有应答。

        这时辰,莫不是带谢含璟出去玩儿了?

        推开弄巧屋门,楚卿娇看到屋内景象,呼吸一滞。

        弄巧正倒在地上,屋里一片凌乱,她忙奔过去探弄巧鼻息,幸好,只是被人打晕。

        她手心里还攥着张纸条,是被人后塞进去的。

        皱起眉,楚卿娇已察觉到不对,取出查看。

        “晋州城,老地方。”

        笔迹熟悉,和那封恶心情信上的一模一样

        捏着纸条的指节泛白,楚卿娇按下心中狂涌的慌乱,快速把弄巧弄到榻上躺着。

        既然刚才没对她动手,那大概不会再折返回来杀人。

        一刻也等不及,看到这纸条和无人的小院瞬间,楚卿娇的一切理智和思绪都被打乱。

        纵然知道谢含璟轻功卓绝,纵然知道他背后有青灯阁影子,可她却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

        就算谢含璟蒙骗自己,能惩罚他的也只有她楚卿娇一个。

        如同燕影飘然出府,楚卿娇面色匆匆往晋州城去。

        就在她离开后不久,谢含璟便和逐云二人从墙头翻身进来。

        “主子,你确定这样有用?”逐云看着谢含璟怀里的一大堆东西很是迟疑。

        “你懂什么”,谢含璟瞥他一眼,摘下面具,将包裹着他的斗篷黑色大斗篷脱下。

        怀中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大布包。

        解开来,里面竟然全是精致小巧的瓷偶。

        “你瞧,这是小瓷猫,这是小胖娃娃,这是小锦鲤,还有这个,一对小人儿,你瞧着像不像我和娇娇?”

        谢含璟捧着那对男女小人满眼满意,他挑了许久才挑中这对。

        逐云大汗,看谢含璟的眼神都有些变化。

        主子在自己心里的滤镜越来越崩塌了。

        “主子,我觉得一点也不像啊,你确定送这些小东西就能让她原谅你?”

        逐云觉得不太对啊。

        谢含璟十分自信,“当然,我早已对她的喜好谙熟于心,这些乖巧可爱的小物件,她一定喜欢。”

        楚卿娇走后谢含璟也失落的沉思很久,幸好逐云提出女人就需要哄。

        他便连夜和逐云几乎扫荡了王都中所有的小瓷偶铺,把他觉得可爱的小瓷偶都买了回来。

        谢含璟准备把它们摆到院子中每个角落,让自家娇娇随时都能发现好心情。

        他迫不及待,一边将瓷偶往外拿,一边吩咐,“快去,再给弄巧闻点迷香。”可不能再在他布置的时候醒了。

        逐云进屋,看到混乱的屋子和弄巧脑后的击痕。

        “主子,出事了!”

        他奔出屋,手中,是那张楚卿娇看过的纸条。

        谢含璟面色大变,手里拿着的那对小人儿瓷偶啪一声摔在地上跌个粉碎,他甚至等不及说一声快走,人便直接从院墙闪出。

        但凡楚卿娇再慢上几分,但凡谢含璟再早些回来,但凡他没有决定不再监视楚卿娇,下令撤去暗中跟随她的影子,今日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有时候,事实就是如此天意弄人。

        楚卿娇没骑马没乘车,硬生用轻功从王都到了晋州城,甚至连进城门都直接凌空踏墙,士兵们只见一道虚影划过,人就落入城中。

        谢承翰!

        这三个字在来路上已经被楚卿娇咀嚼无数次。

        他恶心的程度远超想象,楚卿娇后悔的无以复加,自己怎么不早点了结这恶心玩意儿。

        楚卿娇也疑惑着,他到底怎么敢在王都中把谢含璟绑到这里。

        思绪复杂交加,楚卿娇满心都是那个既是痴儿又是混蛋的面孔,脚下步伐飞快。

        熟悉的院落,依旧寂静,只是院中依稀可见一个人被挂在院中。

        心一提,楚卿娇等不及进院落地,双足震的微痛。

        昨夜她一整夜都没睡,又接连跑到晋州城来,身心俱疲,却在看到院中人时神思猛震。

        院之中只有一个男子被倒吊着,楚卿娇大喊一声含璟,那一动不动的人却忽然动起来。

        “大小姐,大小姐是不是你!”

        是求勤。

        他浑身透着惊喜,在听到楚卿娇声音这一刻整个人都疯狂动起来。

        被倒吊让他全身血液都往头顶涌,好像有什么在不断拉着他的头,晕晕乎乎,无比痛苦。

        “是我!怎么会是你。”在瞬间的茫然后,楚卿娇的心下一刻就像被只大手捏住。

        骤然缩痛。

        如果求勤在这,那爷爷呢,爷爷在哪儿!

        “小姐,快,快去救大人,他被谢承翰的人抓了,你快去救他!”

        求勤疯狂的在院中叫喊,他的双眼被黑布条死死绑住,焦急无措。

        他嗓子里已涌上血腥味,声音被充血感挤压,近乎沙哑。

        “他们把大人带到城北荒地处了!小姐求您快去!”

        不是谢含璟,是楚仓。

        叫喊声就像利箭刺入心脏,这是楚卿娇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结果。

        她来不及多想,迅速解开挂着求勤的绳结把他放下来,顾不上别的,闪身离去。

        求勤猛地落地,颤抖着解开布条,刺眼的阳光像在灼烧他的眼球。

        纵然如此他也忍住痛楚盯着城北方向,满脸清泪。

        大人,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晋州城北,十几年前曾燃起过一场滔天大火,烧毁店铺家宅无数。

        从此后这里就没有重新修建,沦为荒地。

        踏着铺满地的枯枝烂叶,楚卿娇眼前视线模糊一瞬。

        她停下步子,站在原地静默片刻后又迫不及待咬牙前进。

        谢承翰,爷爷,到底在哪里!

        急促的呼吸声在寂静无人的断壁残垣中显得格外清晰,身后,脚步声近前。

        “呵呵,可仔细你手上的针,要是伤到本王半点,你定会后悔。”

        眉心是闪着寒光的针尖,谢承翰从面烧得只剩下一半的断墙后走出,格外冷静。

        楚卿娇手臂微颤,拿针的手却很稳,若眼神能杀人,此刻谢承翰早死了不下十次。

        【作者题外话】:宝贝们追更了吗追更了吗一定要看到最新章节哦眠眠每天稳定凌晨更新大家起床就能看到啦有啥意见啥的都可以说哦眠眠最近在考虑要不要创建书友群大家可以在评论里留下意见哦赞同的人多就创一个大家一起玩啊

  https://www.71wxc.com/24_24052/159516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wxc.com。清逸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71wxc.com